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地方上报第三批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项目 投向拓展到机场等四领

发布日期:2022-09-19 13:32   来源:未知   阅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地方投融资人士处了解到,近期一些地方已在上报第三批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项目,投向领域也拓宽至机场、新型电力基础设施、核电站、油气干线长输管道等领域。按照要求,这些项目要力争在三季度开工,形成实物工作量。

  6月2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运用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等筹资3000亿元,用于补充包括新型基础设施在内的重大项目资本金、但不超过全部资本金的50%,或为专项债项目资本金搭桥。这被视为增量政策工具,因可以用于项目资本金,该工具也被市场称为“软贷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7月中上旬,各个地方已开始上报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基金)项目。近期有地方已开始上报第三批项目。

  南方某地市发改委人士介绍,我们要求申报项目必须取得项目审批或核准、备案文件,并将文号或备案号填写录入,同时项目需纳入相关规划并在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库录入规划信息,并标识为“2022年第三批基金备选项目”。

  记者获得的某地市备选项目清单显示,该地市上报了约30个项目,填写内容包括项目名称、项目单位、项目审批文号、主要建设内容、投向领域、预计开工时间、项目总投资、项目资本金、项目回报方式、项目回报率、拉动效果等。其中该地市8个项目为专项债搭桥项目,但目前8个项目均未获得专项债资金。

  所谓专项债搭桥,即部分项目短期内可能无法通过专项债发行获得资本金,先以专项基金做资本金投入,待专项债发行资金成功到位后,再将基金置换退出。

  在今年的实践中,由于专项债在6月底前已基本发完,一些将于三季度开工的专项债项目可先申请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基金)用于项目建设,待四季度或者明年发行专项债后置换基金。相比而言,此类项目的基金回收期期限较短且回购资金有保障,而其他项目基金回收期长达20年左右,项目收益能否覆盖基金也存疑。

  央行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政策性、开发性银行运用金融工具,重点投向三类项目:一是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明确的五大基础设施重点领域,分别为交通水利能源等网络型基础设施、信息科技物流等产业升级基础设施、地下管廊等城市基础设施、高标准农田等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国家安全基础设施。二是重大科技创新等领域。三是其他可由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投资的项目。

  西部省份某地市发改系统人士介绍,近期金融工具新增了“机场、新型电力基础设施、核电站、油气干线个投向领域,但项目要确保能在三季度开工建设。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从1996年开始建立,此前有过4次调整。2015年9月调整后,中国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大多在20%以上,比如机场、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邮政业为25%,而铁路、公路、轨道交通、电力设施项目资本金比例已是20%。

  2019年第五次调整资本金比例,降低了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将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项目资本金最低比例由25%降至20%。

  此外,对补短板的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方面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前提下,可适当降低资本金最低比例,下调幅度不超过5个百分点。换言之,如果公路、铁路项目满足上述要求,资本金比例可以低至15%。

  所谓项目资本金,指在投资项目总投资中,由投资者认缴的出资额,对投资项目来说是非债务性资金,项目法人不承担这部分资金的任何利息和债务;投资者可按其出资的比例依法享有所有者权益,也可转让其出资,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抽回。在当前财政收入及卖地收入下降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的资本金压力尤其明显,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一定程度上能缓解项目的资本金压力。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等超预期因素影响,我国经济面临一定下行压力,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成为稳定宏观经济的重要手段。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上个月,人民银行已经调增开发性政策性银行信贷额度,加大对长期有用、短期可行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贷款支持力度。但目前来看,项目资本金到位困难成为制约项目建设和贷款投放的重要因素之一。”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邹澜7月13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据记者了解,此基金申报中,监管部门要求申报项目资本金不低于项目总投资20%,累计安排的基金占项目资本金比例在50%以内。此外,扣除各类中央财政性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专项债券和基金后,地方和项目单位资本金出资比例不得低于项目总投资的5%。

  前述南方地市发改系统人士解释称,假设一个项目总投资2亿元,那么资本金需要4000万元,地方和项目单位至少需要出资1000万。假设该项目此前已获得了2000万的资本金,当前缺口2000万,但是只能申报500万基金作为项目资本金,即(2000万-1000万)*50%。

  “资本金及时到位是项目开工建设的必要条件。据了解,不少项目已基本落实资本金来源,但与基础设施领域20%左右的项目资本金要求还有差距,有的还少一点,有的到位需要一点时间,影响了项目尽快开工建设。金融工具可在较短时间到位,满足项目资本金要求,使项目尽快开工建设。”邹澜表示。

  7月21日召开的国常会指出,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专项债等政策效能释放还有相当大空间,并能撬动大量社会资金,要以市场化方式用好。会议还要求,依法合规做好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资金投放等工作,强化激励、不搞地方切块,成熟项目越多的地方得到的支持越大。引导商业银行相应提供配套融资,政策性银行新增信贷额度要及时投放。

  而6月1日召开的国常会表示,调增政策性银行8000亿信贷额度,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根据国常会的最新要求看,可形成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政策性银行贷款/商业银行贷款融资模式,起到杠杆撬动作用。

  从公开信息看,首批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已在各地陆续落地。如在湖南,7月29日,全国首批、湖南首笔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基金)落地永州市,资金将用于解决湘江流域生态治理工程项目的资本金。

  再如在浙江,国家开发银行设立的开发性金融工具――国开基础设施基金有限公司于7月31日出资18亿元,用于支持苏台高速公路南浔至桐乡段及桐乡至德清联络线(二期)(下称“苏台高速公路(二期)”)项目。首笔1.38亿元资金已顺利完成投放,这也是国开基础设施基金有限公司成立后在浙江完成的首笔投放。

  商业银行配套融资也有落地。7月31日,在国开基金1.38亿元资本金投放到位后,农业银行也完成苏台高速项目1.32亿元贷款投放,实现全国商业银行首笔基础设施基金项目配套融资。

  邹澜表示,按照金融工具占项目资本金比重不超过50%的要求,预计金融工具占每个项目总投资比重不会超过10%。资本金足额到位后,前期的8000亿元政策性、开发性中长期信贷资金就可以及时跟进,商业银行贷款等社会资本也将迅速跟进,共同助力形成项目实物工作量,稳定宏观经济大盘。

  据记者了解,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主要采取股权投资、股东借款等方式投入项目,用于补充项目资本金缺口。资金到期后采取股权回购、股权转让、公开上市、ABS等方式退出。

  一些财政系统人士担心,在2018-2022年约14万亿的专项债发行后,地方有收益的项目已大幅减少,未来如何在基金退出的同时避免新增隐性债务将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2014-2015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专项建设基金作为稳增长的重要工具推出。其方式为,国开行、农发行向国有大行定向发行专项建设债券筹集资金,建立专项建设基金,国开基金或者农发基金采用股权方式投入项目公司,作为资本金。在2015-2017年大规模投放后,专项建设基金规模达到约2万亿,但因为交易结构绑定政府信用、有新增隐性债务之嫌,2018年以来专项建设基金淡出市场。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一度大跌近12%,千亿医美龙头回应来了,尚未有确凿的政策端消息!机床领域ETF首度获批,绩优标的股出炉

  51份三季报预告出炉,七成公司预喜,最高预增超400%!深市表现亮眼、新上市公司带来新活力

  发改委:将认真落实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持续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