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房东拒退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女孩是一个普法工作的漏网之鱼

发布日期:2022-09-19 13:3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6月11日,小程(化名)在一小区找到一间出租屋,并与房东任某签订合同,租期为一年,每月租金为1900元。另外,小程还向房东支付了3000元的押金。合同上明确标注,小程在租期内不得擅自退租,如有违反,需要交给房东一个月的租金作为违约金,并且不退押金。除此以外,在补充条款上提到,小程在得到房东的同意后,可以进行转租,成功后,房东退还押金以及剩余房租。然而,房子只住了4个月,由于其他原因,小程要回老家,所以她打算退租。在此期间,小程和父亲一同在房间内打扫卫生。据小程的父亲讲述,当时房东也答应了只要结算好水电费,就会退返押金。

  11月10日,小程要到出租屋里取回遗落的穿衣镜,在她返回时发现,里面已经有新的租客搬进来了,而且她从新租客处得知,房东把她的穿衣镜签到合同里了,称穿衣镜归房东所有。随后,小程给房东发消息,希望对方能够把押金和房租结算一下,返给她。小程粗略算了一下,押金3000元,再加上一个月的房租1900元,扣除水电费,大概能返给她4400元左右。

  而房东却表示,花洒和灯以前是好的,他现在找人维修、打扫卫生都需要钱,最多退还2000多元。另外,房东还放下线元的前提是小程要找到当时的中介,否则这点钱也不退了。小程自然是不服气的,因为找不到之前的中介,她与房东多次进行协商,并且愿意退一步,要求房东最低退还2500元,否则她就要将对方告上法院。房东听后非但不慌,反而更加恼火,告诉小程一分钱都不给她,让小程随便告。在两人的聊天记录上发现,房东多次出言刺激、辱骂小程。事情发生后,小程确实找了法院介入,但房东根本不接电话,调解也没法进行。

  12月12日下午,小程的闺蜜以及警方接到小程发来的信息,大概意思是,她已经喝了农药,希望房东能够在她死后道歉,不用抢救她。警方在找到小程后,第一时间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可惜的是,小程因抢救无效死亡。对此,警方认为,该事件不属于刑事案件。据悉,在小程喝农药前,曾打电话给一个情感节目倾诉,几乎从头哭到尾,情绪特别激动,主持人多次安慰,并询问其是否需要帮助,但小程都没有回答。小程的闺蜜表示,在11月份时,感觉小程有明显的好转,还告诉她,自己会好好活下去的,当时她还很开心小程能够想开,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三女学生家属刘艮连对自己女儿事发地描述和经过、信息来自头条号为刘艮连(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女儿遭遇黑心房东不退房租押金,还被辱骂刺激诱使我女儿喝敌草快icon,本应花季少女变成了冰冷的遗体。到目前为止,房东仍然不露面,打电话也不接。孩子已经送到火葬场火化了,我们悲痛万分,孩子最后一句话是是要讨回公道让房东道歉。真的没有办法了,一定要房东给个说话,希望为孩子讨回公道。

  12月12日下午,我们接到民警的电话,说是孩子出事了。我们赶紧赶到了西安市中心医院,在病房见到女儿的时候,得知女儿是喝了“敌草快”,已经洗胃了。第二天下午,女儿跟爸爸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们一定要给我讨一个公道,要房东道歉”。说完这句话,昏迷的孩子再也没有醒过来。

  事后,我们在女儿的聊天记录上找到了她自杀的原因,女儿因退房与房东发生了纠纷。房东意思是叫人打扫卫生、擦玻璃、另外重设密码、卫生间花洒漏水、卫生间上的灯掉下来都需要扣钱。我女儿认为是花洒和灯本身就有问题,合同曾经约定可以做饭,做饭时墙面自然损坏不承担赔偿责任。那么玻璃上的油渍更不应该承担责任了。这些在当初女儿离开房子的时候,房东任某来验收都没有提到这些,却在提出退押金的时候才提出来,而且任某招来新房客的时候女儿也完全不知情。

  因为要起诉房东,激怒了房东。孩子本身就有抑郁症,房东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又故意去刺激辱骂孩子,激发病情恶化,导致孩子选择了这种极端事情。他这个言语上辱骂、刺激都有记录,都有证明,有聊天记录,把孩子刺激到这种程度了。还胁迫说,把药喝了再给退钱。最后在医院抢救的时候,警察也,还去做笔录的时候都录的有,就是胁迫娃喝喝药,然后再给钱,这原话就这么说的。

  我们本来就是农民,不懂法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提诉求,孩子太可怜了,养个娃这么大也不容易,孩子是学生社会经验又少,这么直接威逼利诱孩子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我们一直联系那个房东,根本就联系不上,然后各种途径联系他,他就开始拉黑,就感觉特别不尊重人。我们觉得这个房东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需要讨回一个公道。

  看完了整个的经过,大概意思就是女孩租了个房,租期一年,合同约定了中途退租的违约责任,要扣一个月房租+押金。 女孩大概住了四五个月,未履行完合同,中途退租。 房东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扣除一个月租金+押金。(这一条是推断出来的,但肯定是这样的,因为真按合同走扣了这些费用就不存在后面的事儿了) 女孩找房东索要押金+剩余房租(这里也能印证上一条的推断),房东提出要扣除一部分钱,扣除的大致是维修清洁这类的。 两方没谈拢,而且房东坚持要经过中介,遂发生激烈争吵(在微信上),包括女孩说要起诉房东,房东骂女孩。 女孩由于这件事想不开,也可能是想用喝药来要挟房东,购买了农药。但很明显房东没吃这套(否则也不会有后面的事儿了)。 女孩喝药自杀,直到死前都认为自己的境遇(房东不退全款这件事儿)是不公道的。 至此事件还原完毕。上面为了连贯有两条信息我没写,一个是女孩有个家具没拿还在出租屋内,一个是女孩有抑郁症(家属称),并且房东是知道的(家属称)。

  很明显,女孩是一个普法工作的漏网之鱼。明明自己违约了,还始终认为这个钱一分不少地要回来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至死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写到这突然冒出几个疑点,现有信息是完全不能解释。于是乎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纯猜测):莫不是女孩和房东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这么猜测呢? 1.依照合同约定,明明法理都在房东,为什么一听起诉就恼了呢?类似的这种退租老旦遇到过几次了,最不怕的就是租客上法院,能帮忙介绍律师可不是说着玩的,我是真干过。为什么这位房东对起诉这么敏感呢?我猜会不会是起诉会带出别的事情呢?

  女孩儿和房东通过微信是有不少交流的(第二个连接的新闻),包括后面谈退多少钱还聊的有来有回。一个“退钱是情分不退是本分”的事儿,面对租客软磨硬泡还能坚持和她聊,很奇怪。我租房子遇到这样中途退租的根本不这么聊,按法理一分不退,照顾你退你多少多少,软磨硬泡免打扰起步,烦了拉黑,反正合同都已经被你终止了,你也搬出去了。但这位房东显然是想和女孩聊天的,而且很耐心,还能写长文。甚至从长文里可以看出,这位房东是了解女孩一些“黑历史”的。家属称女孩有抑郁症,并且称房东是知道的。我这的租客只需要知道几个人,什么职业,其他的才懒得管。另外,你敢告诉我有抑郁症,我就敢不租给你。但这位房东不仅了解女孩有精神类疾病,还租房给她,这我是非常不理解的。除非有别的想法或者之前就认识。

  房东有点过、看到人家女大学生要起诉他,他还骂人家X子,最后活活的把这个女大学生给逼死了。 虽然说这个大学生自身心理承受能力肯定也是有点弱的,但是这个房东喜欢扣租房人的押金,在国内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 国内房价这么高,租房市场又那么乱,年轻人的压力特别大。尤其是现在距离保障性租赁房形成规模还要两年左右的时间,而未来这一年内就业压力又那么大,年轻人工作不好找,房租又那么贵,压力会特别大的。 国外在保障租房人权益这方面,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至少房东不能随意赶租客走,不能随意涨房租,更不能无故扣押金。 这个押金对于那些已经有一定收入的人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于那些工资只有那么点的年轻人来说,还是蛮痛的。

  事情发生已经有八天了,我虽唯物主义,可也忍不住期望若有来生,希望小姑娘可以高高兴兴顺顺利利地过下辈子。 不是为了三千块钱值不值的问题,小姑娘本身有抑郁症,这垃圾(我不愿称其为“男人”)在两个人沟通的时候不断的加深刺激,从不退钱到侮辱人格从头到尾说了个遍最后说你去死啊你死了我就把钱退你,小姑娘一个没想开喝药了。 不是求生欲望不强的,喝完没多久就来了,但是量喝太多了,15ml的致死量她喝了一瓶,送来只能拿药吊着。 她送去的医院是我基友实习的地方,我基友陪了她很久,我们知道消息的每个人都在说太可惜了,虽然希望渺茫,但无比盼望她可以撑过来。 她太孤单了。 基友说陪她来的女生一直坐在外面玩手机,不甚关心的样子。她妈妈去缴费,我基友陪在她身边,她死死拉着我基友,求她陪着。 她说,全世界只有你陪我了。 她要从床上翻下去给我基友找礼物,要送给我基友。 她说好疼,别救了,能不能打药让她死。 我基友太生气了,问来的警察房东能不能付出代价,警察说不太能。确实,药不是房东买的,不是房东到她嘴里的,从法律上看他不需要为小姑娘的死承担多大的后果。 漂亮又可爱的小姑娘,因为一个垃圾的恶意就这样凋零,我希望这个垃圾此后夜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