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有望成为2032年奥运主办城市房价预计暴涨 20%

发布日期:2021-11-23 11:54   来源:未知   阅读:

  华舆讯 据澳华财经在线日,国际奥委会宣布,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成为2032年夏奥会首选举办城市。

  如果最终布里斯班申办成功,将成为申奥历史上最节俭的申办城市。截至目前,布里斯班在奥委会可行性研究和向国际奥委会提交报告上花费不到1000万澳元,

  国际奥组委将和布里斯班2032年奥申委展开针对性对话,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也会和澳大利亚方面展开详细讨论。如果一切顺利,各方面均满足承办要求,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将提议由布里斯班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如果讨论未成功,则继续对话其他有意向承办国。

  虽然布里斯班尚未被确定为2032年夏奥会举办地,但距离这一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昆州政府此前公布了软性基础设施计划,并确认申办范围将不仅限于布里斯班,还将涉及州内其他地区。

  布里斯班在1982年举办过英联邦运动会(Commonwealth Games),黄金海岸更是在2018年刚刚举办过最新一届英联邦运动会。火热的工程建设、大量的就业与欣欣向荣的房产市场,让昆州了体育盛事的红利。

  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昆州也大兴土木拉动经济。目前布里斯班有价值200亿澳元的大型开发项目正在进行中,以及495亿澳元用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的发展项目包括价值54亿澳元的跨河铁路、价值30亿澳元的皇后码头赌场和布里斯班机场升级。

  奥运会开幕式的选址尚未最终确定,首选是黄金海岸的Metricon体育场、布里斯班的Suncorp体育场或一个全新的场馆。

  在竞标过程中,制定了一个总体规划,包括两个运动员村、一个8万个座位的体育场和第二条M1高速公路,最终选址还有待确定。

  除了赛艇运动需要新的基地外,大部分运动项目将在现有的场地举行。昆州州长Annastacia Palaszczuk表示,85%的奥运赛事场地是利用现有的设施。布里斯班2032年奥运会的资金将集中用于推进基础设施项目,这将对房地产市场产生连锁反应。

  昆士兰已经处于经济繁荣的边缘,国内净移民人数达到两位数增长,房价在1月份增长了1%的增长率,目前的中位值为58.39万澳元,为历史最高。

  Domain最近的分析显示,布里斯班的公寓租金已经开始上涨,五年来第一次,现在在布里斯班租房比在墨尔本租房更贵。Domain数据显示,布里斯班的独立屋和单元房租金继续创下新高,每周租金中位数分别为425元和400元。

  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预测,由于低利率和政府刺激措施,2022年布里斯班房价将上涨9.5%。

  联邦银行预计,布里斯班房价到2022年12月将上涨16.6%,而悉尼和墨尔本分别为13.7%和12.4%。

  西太平洋银行也更新了房地产预测。认为布里斯班房价将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将暴涨20%。

  布里斯班市长Adrian Schrinner在谈到奥运会申办时说:“我们谈论的不是几年的收益,这将是几十年的收益。你只需要看看南边的悉尼,就可以看到举办奥运会的持久积极影响。”

  据布里斯班政府自己的研究估计,举办奥运会给布里斯班和各地区带来的收益超过220亿澳元,而一旦被选为主办城市,国际奥委会(IOC)还将直接注入27亿澳元的现金。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前,人们期待悉尼乃和整个新州会有立竿见影的回报。1993年,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预测,悉尼奥运会将在1991年至2004年间为澳大利亚增加70多亿澳元的经济产出。

  但赛后的评价就不那么乐观了。学者约翰·马登(John Madden)和詹姆斯·吉塞克(James Giesecke)在2007年发表的模型发现,悉尼奥运会导致1997年至2005年期间家庭和政府消费整体下降21亿澳元。

  纳税人出资兴建的场馆和基础设施确实推动了悉尼的经济增长。经济学家Terry Rawnsley的估计显示,在奥运会前的两年里,悉尼的经济增长速度接近5%,但2000年后悉尼的经济增速急剧下降,并在保持低迷了一段时间。

  但是,为举办奥运会而进行的大规模投资,其效果会在几十年后显现出来。20年后的今天,很明显,举办奥运会已经为悉尼带来了一些重要的长期经济效益。

  悉尼奥运会是在全球化的历史性阶段中举行的,这个阶段从1990年左右开始,一直持续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这一时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出现了一批高度国际化的城市,在全球贸易的快速增长中蓬勃发展。这些国际化城市已经成为国际经济的枢纽。

  对于悉尼这样的中等实力城市来说,在2000年举办奥运会是非常理想的。在全球迅速一体化的时刻,奥运会帮助悉尼树立了一个大都市的形象。

  悉尼的实力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充分的宣传。奥运会高效、安全、热烈的举办方式,建立了投资者对悉尼和澳大利亚的信心,对澳大利亚的出口产业也有帮助。

  悉尼奥运会举行时,正值亚洲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打开了利润丰厚的新旅游市场。奥运会也是在国际教育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举行的,过去20年里悉尼的留学产业发展迅速。

  澳大利亚财经作家Matt Wade说,也许更有价值的是,奥运会改变了大悉尼的地理中心。

  人们很容易忘记,在奥运会之前,现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所在的区域是一个有毒的垃圾场:石油废料、未爆弹药、化学废料、发电站灰烬、煤气厂废料、石棉、工业碳氢化合物拆迁瓦砾和生活垃圾。

  奥运会为这个垃圾场的清理工作提供了理由。1992年至2000年期间,新州政府花费了超过1.3亿澳元,对400公顷的污染进行整治。如果没有奥运会,很难想象政府会投入资源进行如此全面的治理。悉尼这个巨大的垃圾场可能至今都会占据着城市中心数百公顷的黄金地段。

  现在,悉尼奥林匹克公园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每年约有1000万人到该地区进行商务活动或休闲,是200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的两倍多。

  根据咨询公司PWC的地理经济建模,Homebush Bay—Silverwater区(主要由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组成)的产出在2018~2019年达到55.4亿澳元,是新州第八大经济区,比Chatswood—Artarmon和Mascot等历史悠久的商业区还要大。

  西部地铁项目将于2030年左右完工,一旦这条铁路线将奥体公园地区与CBD和帕拉马塔(Parramatta)连接起来,经济产出将大幅增长。

  多年来,澳大利亚的地理经济版图上,都是新州和维州称霸的双雄格局,也许2032年奥运会将成为昆州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让阳光之州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原标题:斥资千万申奥 布里斯班有望成为最经济奥运主办城市 阳光之州何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