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两次奥运之间是国力的今非昔比

发布日期:2022-09-21 00:11   来源:未知   阅读:

  和十多年前铺天盖地的奥运宣传相比,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远不在一个量级。

  那一年,你要没去过四环边上的鸟巢、水立方,根本不好意思跟人说你到过北京城…

  北京冬奥会的吉祥物叫啥?slogan是什么?不百度的话,你准能被我问懵圈;

  冬奥会主题曲《一起向未来》的传唱度照当年的《北京欢迎你》相比可差远了吧;

  去过主体育场“冰丝带”打卡的在京小伙伴,还赶不上到环球影城蹲守话痨威震天的多…

  这不废话吗?冬奥会本就没有夏奥会关注度高! 冰雪运动太烧钱、气候要求太苛刻、国内本就缺乏群众基础!

  今天想想,就在那一次万国来朝之际,我们离富庶线年夏天,高中时的外教老师Andrew从英国再次来华,我在北京陪他玩了五天。

  “来中国入乡随俗吧,我比你年纪大,而且有工作,这几天吃饭的开销由我来买单吧,天天吃西方食物对你来说还是太贵了…”

  虽然送他上飞机之前,我主动掏钱邀请这位外国友人吃了顿当年追姑娘都舍不得吃的必胜客——

  这是我学生时期的夙愿,你说没出息也好,你说接地气也罢,但这就是当年的真实想法。

  斗转星移,到了北京开冬奥会的时候,当年那个“肯德基任性吃”的愿望早已经实现了好多年。

  “等疫情过后,我邀请你来杭州,带你去吃一家本地很贵的杭州菜馆,叫桂语山房,吓不死你…”

  2008年8月8日,当鸟巢体育场的祥云火炬被点燃时,全北京的国内生产总值连万亿人民币都不到。

  那一年,全国的经济体量尚处世界季军,超越小日子过得不错的邻居,还是两年之后的事儿。

  当奥巴马总统高声喊出“Yes,we can”时,仿佛已经是那个国度最后一点意气风发。

  看到酒店经理一副标准的岭南相貌,操着流利的普通话,我的社交牛逼症还犯了:

  时隔9年后,当我带着妈妈去马来西亚旅游,却听到了不卖房、不开店、不办移民、不跑出租的大马华人跟我们套近乎——

  你看?老祖宗说的“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正因如此,冬奥会的关注度,无法和2008年的夏季奥运会相提并论,再正常不过。

  2022年,除了开闭幕式的美轮美奂,我们实在有太多值得骄傲和探索的课题——

  这些领域能否玩得转,远比一场国际体育赛事更能决定中国人接下来几十年的生活方式。

  还记得2008年8月8日的那个晚上,当我看到2008名演员击缶表演时,说出一句:

  谁料到还不出10年,我曾憧憬的那一幕竟然在《出彩中国人》的选秀节目上开始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