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大道不孤”系列展之“石赤不夺·魏杰作品展”在京展出

发布日期:2022-09-19 13:32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12日至7月25日,由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中国美术报》社承办的“大道不孤——2022年度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石赤不夺·魏杰作品展”在中国国家画院明德楼三楼颂厅展出。本次展览作为中国国家画院“大道不孤”系列展的第十三回,通过“家国情怀”“鉴影图真”“饮真茹强”“不贰法门”“石镌心经”五个章节,展出了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所副所长魏杰篆刻作品200余件。

  “大道不孤——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是自2021年初启动的展览项目,展览以个展的形式,系列展出中国国家画院院内中青年艺术家群体的创作成果。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卢禹舜表示,“大道不孤”是中国国家画院的一个学术品牌,是基于“大道不孤、天下大同”的基本理念,希望呈现当代艺术创作既“百家争鸣”又“百家和鸣”的发展态势。从艺术发展建设的角度,中国国家画院一直积极倡导艺术实践和探索,以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为目标要求进行创作。

  “魏杰的篆刻作品,非常有代表性。他从传统中走来,有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和对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入理解,他以敬畏前人、敬畏历史、敬畏传统的态度做学问,下大功夫临摹了诸多艺术精品,并在对历史文化传统血脉的赓续传承中,进入了创新发展的道路。在吸收借鉴前人的基础上,魏杰对篆刻的内容、风格、形式、语言都进行了个性化的探索和追求,体现了新时代艺术创作的创新创造精神。此外,魏杰每一件作品都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无论是篆刻的具体内容,所使用的形式和语言,还是边款的处理,都体现了一个艺术家创作的理想和高度。从制作层面上来看,篆刻精品的创作需要一定的高度、深度和难度,魏杰具备一个大国工匠高超的技能技巧。可以说,他既有大国工匠的工匠精神,又富于创造和创新深刻的思想内涵。他的展览让我有大道不孤、天下大同,百家争鸣、百家和鸣之感。”卢禹舜说道。

  此次展览主题“石赤不夺”出自汉·扬雄《太玄·度》:“石赤不夺,节士之必。”它告诉我们做事情要意志坚定,安如磐石。这也是魏杰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刻印、从未懈怠的座右铭,魏杰在其自序中写道:“印之于我,是生是活。吾刻印,印亦刻我。开合收放,娟秀阳刚,吾与印,皆无定数,所能者,见机行事,随遇而安,得一世之快也,旁人安知?”作品呈现上,魏杰的此次个展特意避开书法,仅以篆刻的形式展示近年来的艺术面貌,“我的艺术之路以篆刻起步,40余年来它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与篆刻的感情非常深刻。在我看来,一部印学史可以说就是一部中国史,从商周至明清,每个朝代的印章都有良好的表现。我希望通过展览为印文化的发扬光大贡献一份力量。”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徐涟看到此次展览中魏杰的200余件篆刻作品深感震撼。魏杰性格安静、含蓄内敛,几十年间日复一日地埋头治印,方才创作出了如此规模的优秀作品。从作品来看,魏杰从远古的战国玺印、秦汉铭文、瓦陶文字等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进行创作,因此他的每一方小小印章中,都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灿烂文明。对观者而言,通过魏杰所篆刻印章,我们可以在其中与古文明对话。

  在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杨晓阳看来,魏杰是一个有个性、有实力、有传统、有创新,并已形成自己独特面貌的篆刻家。他作品既有深厚的传统,又有强烈的个性和灵活多变的样貌,他不断地从篆书、行书、草书、岩画、木雕、石雕、汉画像石等元素中汲取营养,以独特的造型、区别于当下各路名家的章法构图,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魏杰已经完全摆脱了篆刻的实用功能,将其作为一个纯粹的、独立的、不受内容限制的艺术品。

  作为此次展览的承办方,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处长董雷表示,这是一个十分别致而有新意的篆刻作品展,与我们以往看到的所有篆刻展都不同,“石赤不夺·魏杰作品展”从作品的格调、品质、形式以及内容的组合、展陈的创意等各个方面,都让我们看到了“篆刻”这个相对小众的艺术门类的大包容性!在金石交错之中,熔铸着魏杰的审美品格和艺术追求。诗文书法金石等多方面的修养,在石、铜、陶等多种材料中精彩呈现,很多已经跨越了篆刻,进而打通书画印的界壁形成一种综合性的审美。这是一次难得的能够引发对篆刻进行思考的好展览,期待能够激发更多观众的审美感受!

  作为魏杰的多年好友,在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所所长魏广君眼中,魏杰性情中正得之温和、宽厚绵之大气。他长期沉浸于对古器物的结构性研究中,尤其是对先秦玺印、汉碑、封泥、瓦陶拓影的情景与文字进行解构和重组,有续性的师古使他的印艺取得了突破性的创造,成为新时期以来中国篆刻领域的重要作者,当代以先秦古玺印式出新样式的代表人物和开拓者之一。此外,魏杰对这次展览极为重视,临写临刻了大量自己收藏的封泥、玺印和临创的作品对比性的布置在现场中,通过多个章节的安排,单纯的用印来组成展览空间,而且取得了移步易景的视觉效果和心验的转换之喜,或表现刀法之妙,或展现器物之美,或呈现艺术家独特性情的边款刊制与精妙的拓工,如此,魏杰为我们提供的是一个“移情震荡的发抒之美”审美空间。